日照市保险行业协会
    电话:0633-8229305
    传真:0633-8778017
    E-mail:rizhao@sdbx.org
    地 址:山东省日照市东港区昭阳路23号公交大厦5楼
你买重疾险了吗?
  来源:本站  发表时间:2019/11/14 10:03:08  点击:44

随着环境问题的日益显现和社会老龄化的加剧,重大疾病发病率明显增加。仅以癌症为例,据美国癌症学会官方期刊发表的《2018年全球癌症统计数据》报告对185个国家36种癌症的发病率和死亡率进行的评估,2018年,全球约有1810万癌症新发病例,960万癌症死亡病例。在1810万新增癌症病例中,我国占380.4万例;在960万癌症死亡病例中,我国占229.6万例。这组数据意味着:全球每新增的100个癌症患者中,就有21个中国人。也就是说,我国平均每分钟有7个人确诊癌症,每分钟就有将近5人死于癌症。

更为严重的是,伴随“易发病”而来的还有“高负担”。据卫生部重大疾病数据权威统计,重大疾病的平均治疗花费一般都在20万元左右,以恶性肿瘤为例,实际平均治疗费用35万元,而想达到好好治病的标准至少需要50万左右。“病不起”成为我们必须面对的客观现实。

重疾险抵御风险功能强

重大疾病商业保险作为抵御疾病风险的重要工具,主要有两个方面功能:一是为被保险人支付因疾病、疾病状态或手术治疗所花费的高额医疗费用;二是为被保险人患病后提供经济保障,尽可能避免被保险人的家庭在经济上陷入困境。而在所有的险种中,重疾险一向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原因很简单,在保障类产品中重疾险保费最贵,2019上半年,各家保险公司的重疾险赔付金额依旧稳居榜首。

据华夏人寿的理赔年龄分布显示,40-49岁人群的重疾险理赔占比高达38.01%,50-59岁占比32.38%、30-39岁占比19.96%,以此计算30-59岁群体理赔占比高达90.35%。阳光人寿数据也显示,41-50岁人群重疾险理赔占比达35.51%,31-60岁群体的理赔占比超过八成。

而以平安人寿天津分公司2018年理赔数据为例,全年共为7.3万名客户理赔6.7亿元,重大疾病赔款超过3.1亿元,占总赔付额将近50%;重疾险赔付件数仅为3500件,件均赔付8.86万元。赔款在30万元以上仅占2.4%,61.5%的重疾案件赔款不足5万元。也就是说,和其他险种相比,重疾险件均赔付较高,但是和重大疾病给客户带来的损失相比,重疾险件均赔付额仍然偏低。换个角度分析,以天津市社平工资6.3万元计算,按照双十法则,天津地区客户理想的寿险保额应为63万元,与2018年重疾件均赔付相差56万元。以恶性肿瘤为例,实际平均治疗费用35万元,平均赔付却仅有8万元,缺口达77%。造成缺口的直接原因还是保额偏低。

从以上分析不难发现,重大疾病保险不仅有充分的投保必要性,而且还存在着保额偏低、保障不足的实际情况。形象一点来说就是“买重疾的客户中出险的多,出了险的客户往往发现保额没买到位”。另外,从理赔数据还可发现重大疾病年轻化特征明显,2018年重疾发病年龄虽然仍集中在41-50岁,但恶性肿瘤年轻化已渐成趋势,21-40岁人群案件占比较2017年上升了7个百分点。

在大部分人的固有观念中,60岁以上的老年群体才是重疾的高发人数,这也是为什么重疾险通常不允许60岁以上人群投保的主要原因。可现如今,保险理赔案件中,30-60岁的群体竟然反而成了大头,占据了理赔数的八、九成。这固然有60岁以上在保人数较少的因素在,但重疾向低龄人群侵袭的趋势依旧十分明显。甚至,40岁以下(30-39岁)的年轻群体也难逃重疾的“毒手”,近两成的重疾理赔率仿佛在警告着每一个年轻人:年轻或许已经不再是你抵御疾病的资本了!

年轻人在买保险中常陷误区

之前,很多年轻人在买保险的时候总会陷入一个误区:觉得重疾险应该先给自己的孩子或者年迈的爸妈买,自己正值壮年,生病概率低,就先不买了。而很多人现在还在问“保险是什么”?大多数人都会含糊其辞,即使很多已经购买了商业保险的也不明白其中的意义,这主要是因为公众对保险价格道听途说多,实际试算少,加之商业保险保费因年龄而变、因健康状况而变、因保险公司而变,一个潜在客户如果真的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完试算,往往会发现比自己想象的价格低很多。例如,一个30岁的男性,投保30万重疾保障,缴费期为30年,每年的保费大概只需要6000元左右,更不要说更便宜的医疗险了,一年只需要几百块钱。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保费收入为36581亿元,保险深度为4.42%,保险密度为2646元/人。从1980年的0.1到2017年的4.42,38年我国的保险密度增长了44.2倍。从1980年的0.47元到2017年的2646元,38年我国的保险密度增长了5629倍。保险深度是指保费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反映了该地保险业在整个国民经济中的地位。 保险深度取决于一国经济总体发展水平和保险业的发展速度。而保险密度是指国内常住人口的人均保费。它标志着国家保险业务的发展程度,也反映了该国家经济发展的状况与人们保险意识的强弱。保险密度反映了国民参加保险的程度,一国国民经济和保险业的发展水平。但是我们看到我国保险业的发展水平还是处在快速成长阶段,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保险行业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尤其是重疾时刻威胁着人们的健康,之前低龄人群还能仗着年轻忽视几年,现在却也是重疾风险如影随形了。因此,趁着疾病还没有找上门,尽早给自己购置一份重疾险来抵御随时可能来袭的健康风险才是上上之策。通过各家公司的半年报,我们还可以读出很多的信息,而重疾患者年轻化是这份报告中透露出的最大信号,提醒我们买保险要趁早!

重疾险是商业险的重中之重

而为什么重疾险是商业保险中的重中之重呢?南非的巴纳德博士通过亲身经历看到,自己作为医生可以救人,甚至可以延长病人的生命,可却无法解决病患因缺钱而放弃治疗的难题。因此,与南非当地的保险公司合作设计了一款保险产品,它能够解决病人在被确诊之后,获得一笔保险金作为治疗、康复及弥补收入损失的费用。这就是重疾保险的诞生。在诞生之初,重疾保险就为了解决三个问题:治疗费用,康复费用和收入损失。我们大家在发生重大疾病的时候往往看到的是治疗和手术费用,而没有看到治疗后需要的康复费用和不能上班带来的收入损失。就像一座冰山,浮在外面的是直接损失,即治疗费用和手术费用,而在海平面下面的冰山才是潜在的损失——收入损失、康复费用、投资收益损失和护理费等。

对于直接损失的手术治疗费用,我们都会有一个预估,寻求的救济是希望医保能100%报销,而事实上却事与愿违。医保只解决医保范围内用药,会受到医院的限制、治疗手段的限制和用药的限制,先进的治疗手段和进口药等基本都不在医保报销范围之内,另外还有一个起付线和止付线的限制,以北京为例:门诊每年起付线1800元,1800元以内不给报销,最高报销额度2万元,超出部分不报销。住院每年起付线1300元,1300元以内不报,止付线30万元,而潜在损失部分,往往是大家所忽略的部分,大多会少算、漏算或没有计算,而恰恰这部分却是最重要的一部分支出。

收入损失:人一旦发生重大疾病,还有精力和能力去上班吗?如果在行政事业单位收入直接减少,而在企业单位面临失业风险,直接就是收入为零。一般重大疾病有5年康复期,所以直接面临的就是5年收入损失,如果对于一个年收入30万元的人来说,就是150万元损失。

康复费用:发生重大疾病,经过手术和治疗,身体抵抗力急剧下降,除了休息,一些必不可少的营养品和其他康复费用不菲。营养品的好坏直接影响身体康复的快慢。投资收益损失:如果没有商业保险,发生重大疾病后,需要动用自己的储蓄、变卖股票基金等收益,甚至变卖房产,给家庭经济造成极大损失。

重大疾病风险,一般是病情严重、时间周期较长、对家庭经济损失较大,足以影响家庭生活品质。所以根据家庭情况,合理配置重大疾病保险,以抵御家庭经济风险,合理转嫁重大疾病带来的经济损失,一般年收入的5-10倍作为重大疾病的保额作为风险保障,一旦发生重大疾病时可以从容应对,让自己活得有尊严、不拖累家人,不给家庭经济造成损失,就当自己休息了5年。明白了重大疾病的意义,及早配置足额的重大疾病保险也就成了当务之急!